A-A+

【互联网创业】有瘾二人组:用设计温暖生活

2014年09月25日 互联网 暂无评论 阅读 968 次
摘要:

很多人觉得,做设计师品牌,没有点供应链、渠道、媒体资源,似乎难以成功。不过有瘾这个完全白手起家的设计师品牌,印证了这并非铁律:做有内容的设计,简约、耐看、精雕细节;过有梦想的生活,坚信、相守、知足常乐。

很多人觉得,做设计师品牌,没有点供应链、渠道、媒体资源,似乎难以成功。不过有瘾这个完全白手起家的设计师品牌,印证了这并非铁律:做有内容的设计,简约、耐看、精雕细节;过有梦想的生活,坚信、相守、知足常乐。

有瘾的工作室不大,但是五脏俱全,咖啡机、果汁、水果,小憩的沙发,这种布局很符合SOHO的概念。韩东洋扎着一个随意的马尾,穿着白色的连衣裙,安安静静地坐在记者对面,没聊几句,就有点局促地找来了温学壮胆。于是整个下午,基本变成了温学在说,东洋在一旁微笑,偶尔附和几句,极尽柔情蜜意。

那幅画面很美,尽管北京的天气不太好,但是那一方天地里却是阳光灿烂。在那里住着一个叫有瘾的新生设计师品牌,它的两个合伙人是一对年轻的夫妻,他们怀着对彼此的爱,共生共荣。

温学是个典型的狮子座,精力旺盛,光明磊落,双鱼座的东洋则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、富有想象力的女生。他们的故事娓娓道来,让人感觉岁月静好,仿佛做淘宝也变得温柔起来。有瘾音译自yen,取自洋的首字母y,温的后两个字母en。

“离经叛道”者的时尚初心

东洋上初中的时候,个子已经长到了1米76,因为有点含胸,所以被家里送到模特培训营练习走路姿势,于是接触了时尚行业。东洋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一个画家,并且多年来一直坚持着这一爱好,她决定将绘画与模特两相结合,走服装设计的道路。

温学和东洋是哈尔滨师范大学服装设计专业的同班同学。东洋有鸿鹄之志,并不满足现状,是名副其实的学霸,气质冷艳,常年宿舍、教室、图书馆三点一线,虽然追求者甚众,但是宁缺毋滥。温学当年为了追求东洋,着实花费了不少心思,和东洋一起报法语班、泡图书馆、讨论艺术、陪看展览,成功甩掉了其他竞争者,用差异化的追求打动了东洋。

从追求东洋的历史中就可以看出来,温学是个很有想法并且极具行动力的人。他立志今后要创业,只不过并没有把目标禁锢在服装行业,但是温学却明白东洋从大学起便坚定地要成为设计师。这段岁月,为两人今后的发展轨迹奠定了方向。

相比北京、上海等城市,哈尔滨相对保守,两人所认为的时尚,在别人眼里可能是离经叛道,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更广阔的舞台。

大四的时候,东洋参加了一个服装设计比赛,获得了新人奖,被鄂尔多斯旗下的顶级奢侈品牌1436相中。初出茅庐的东洋带着满心的期待,加入了鄂尔多斯,半年时间里,她了解了一季新品从面料开发到最后成衣上市的整个过程,由此积累了做设计品牌的初步经验。

然而外表乖巧温顺的东洋,其实内心对自己的理想有着强烈的坚持。就在见习期满即将转正的当口,东洋挣扎了很久,决定跟着温学去创业。尽管温学和东洋的家人都觉得这个决定过于鲁莽,但是东洋最终还是离开了鄂尔多斯,跟着温学开始了北漂生活。

当时连自己都养不活的温学,看到东洋这么毅然决然地跟着自己创业,许下了“你来吧,我养你”的承诺。

白手起家 饰品撑起设计梦

没有供应链基础,没有太多资金,更没有设计圈的资源,怀揣着梦想离开家乡来到北京,其实当时两个人的心里都没有底,走过那段时光之后,再回首发现那是一段有情饮水饱的岁月。

一开始,有瘾根本没有能力做成衣,他们买不起布料,也找不到愿意合作的工厂,用温学的话来讲,就是“昏天暗地”,两个人只能纯手工做,自己打版、剪裁、操作机器,缺什么材料了就去市场购置一些。温学一个人几乎包揽了开淘宝店大大小小所有的活,“当时穷到什么程度呢,连吃一顿快餐我都要算一下。”

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半年。其实这个阶段很多初生的淘宝店主都经历过,没有销量,看不到未来,大部分店铺可能就此荒废。

从两人代步工具的变迁就可以看出那段时间有瘾的成长轨迹。最早的时候,温学去面料市场进货,一百多斤的面料装在一个大兜里,只能背回来。后来实在不行,两人合计得找个交通工具,于是就花了80块钱,跟邻居买了一辆二手自行车。骑了两个月,轱辘压弯了,于是把自行车抵了50元钱,又添了450元买了一辆二手电瓶车。电瓶旧了不耐用,经常开到半路上就没电了,而且后来需要运的货物也越来越多,于是他们租了一辆小汽车。

直到温学开始尝试做假领子,淘宝店总算出现了生机。这种小众饰品吸引了一些买家,店铺开始陆续收到较大的订单,有些公司搞活动,一笔订单就是成百上千个假领子,但是温学和东洋两个人每天最多也只能做几十个,于是他们就拿着订单去找工厂。此后整个运作流程越走越顺利,慢慢形成了自己的供应链。

温学很自豪地告诉《天下网商》记者,现在的情况已经反转,不是自己求着工厂,而是工厂紧张订单了。温学并不避讳让这些工厂知道自己和其他的工厂也有合作,他觉得这种相对透明的竞争更利于品牌找到真正适合的工厂。

转型路上的执着与契机

做假领子,主要是出于生存考虑,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,东洋觉得假领子已经无法承载自己对设计的更多构想。她与温学便着手设计服装。

但是品类的切换非常痛苦,原本的老客户都是冲着假领子来的,当熟悉的店铺突然改卖服装后,老客户便流失了大半。尽管温学告诉客户,他们本身就是学服装设计的,但是客户并不买账,他们接受不了原本熟悉的卖配饰的店突然改卖服装。

这种情况很多试图转型的店铺都碰到过,其难度等于重新开一家新店铺,大部分店主在无法接受之前的努力化为乌有的情况下,要不就是重新做回老本行,要不就干脆选择放弃转型。东洋和温学面对的情况是,以前那种每天有订单、每天都能赚钱的日子又消失不见了。

店铺回到了一年前的状态。为了排解压力,温学和东洋养了两只狗,一只萨摩耶,一只哈士奇。整整半年,店铺基本没有什么生意,两个人一边做设计,一边陪小狗,倒也算是挨过了最艰难的岁月。
现在回想起那段无人问津的日子,温学和东洋觉得物质上的匮乏还是其次,客户的质疑和同行的否定——这种精神上的摧残才是致命的。所幸养的两只小狗每天状况不断,不是在沙发上掏了个洞,就是把沙发尿湿了,两个人每天疲于给狗收拾残局,倒也不觉得工作上的不顺那么难熬了。

经过大半年的沉淀,店铺终于开始回暖,恰在此时,淘宝推出了腔调频道,把设计师品牌和普通服装区分开来,给有瘾带来了大量的精准流量。自此,有瘾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,店铺的销售有了非常明显的提升。

温学说对于设计师群体,大多数都得有资源才能做成功,像有瘾这样白手起家的,大部分熬不过最初的一两年。回想当初快要饿死的日子,温学和东洋觉得现在这样的境况是无法想象的。对于他们来说,坚持两个字是面对困难时唯一的武器。

做有内容的设计,过有梦想的生活

对于设计风格,东洋一直在调整,温学的经营思路对有瘾的风格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个人风格太强烈的产品,必然是不适合大众消费的,为了养活自己和团队,为了让更多的人愿意尝试有瘾的服装,东洋的设计也在尝试生活化。

和很多设计师品牌一样,为了迎合淘宝用户的消费习惯和能力,有瘾将自己的产品线分为高端系列和常规系列。按照东洋的说法就是,高端系列是“不计成本的梦想”,无论是面料还是设计风格,都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来,不考虑利润和市场;而常规系列则比较生活化,消费者接受度也更高一些,可以养活自己的梦想和有瘾团队。高端系列是按照春夏、秋冬两季上新,常规款则是遵循淘宝的普遍节奏,每个月有两到三次上新,维持整个店铺的运营节奏。

有瘾的价格在设计师店铺中走的是亲民路线,他们的利润空间相比其他设计师品牌已经被压缩得很小了。但是温学说他并没有想太多成本控制的问题,他总是觉得跟一年多前相比,现在的状况已经好太多。横向比较永远不会满足,所以和过去比较才能知足,“贪婪和欲望是阻碍自己朝梦想前进的最大障碍”。

如果仅仅靠自然流量一点点积累客户,由于设计师品牌本身的受众群较窄,引流的成本很高,所以设计师一般都采用口碑传播的方式来积累客户。对于这一点,温学和东洋很自信,一方面是对有瘾产品性价比的自信,另一方面是对自己设计风格的自信。有瘾有自己的样衣工作室,高端系列的产品都在样衣室里完成,当订单数量达到几十件时,有瘾才会将产品交由工厂完成。

东洋每一季新款会选择一些流行色来丰富视觉,但是她最喜欢的依然是黑白灰的经典组合,这从有瘾工作室的布置风格就能看出来。有瘾的整体设计风格简约大方,尤为注重细节,用温学的话来讲,就是耐看,内敛且饱含内容。他们相信服装可以反射人的内心世界。

当记者问及两人对现状是否满意时,温学和东洋相视一笑,表示现在已经基本实现了大学时候的愿望:有自己的品牌,租得起一个不错的场地开新品发布会;有自己的团队和工作室,可以做自己喜欢的设计;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,两个人在一起,相依相守共同努力,未来的轮廓逐渐清晰,变得越来越触手可及。

标签:
Copyright © 互联网世界 保留所有权利.   Powered by www.zhangjinpeng.com.cn 网站地图   粤ICP备13066957号-2  
内容说明:本站内容及数据部分来自互联网及公开渠道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本站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资源。

用户登录

分享到: